中国书画家数据库 新闻 内蒙古兴安盟阿尔山市——中国国家画院《扶贫颂》写生采风项目纪实

内蒙古兴安盟阿尔山市——中国国家画院《扶贫颂》写生采风项目纪实

图文/  李爱国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图文/ 李爱国

9月11日到了阿尔山,第一印象是冷,比飞机的空调还要冷,前来迎接我们的林业工人身穿羽绒服。第二印象是光线强烈。与我11年前来阿尔山相比,森林茂密了许多,山已经完全被植被所覆盖。进入地质森林公园后,路边随处可见积水与湖藻。当年降雨量只有500毫升,与北京接近,而今年,仅降雨期就达到了三个多月。到达林场的第三天晚上,暴雨抽打着铁皮屋顶,让人难以入眠,仅此一晚估计降雨量就有150毫升,如果全国的生态环境都能像阿尔山一样改善,那我们的家园该有多好。

雨后

雨后

寒林

寒林

我生活的节奏是六点半起床,做前一天的笔记。七点半吃早饭,八至九点到达写生位置,画到一点吃午饭,两点多开始下午的作画,五点半结束,六至七点回到林场,晚饭后散步,十点钟睡觉。除了游客,很少见到人,从饭店老板、承包湖面的个体户、餐厅与酒店的打工者、林业工人、出租车司机以及来自各地的游客的交流中,我开始勾画着阿尔山的图景,渐渐的,我的人物画创作有了轮廓,就画天池附近的不冻河、观景台。

在观景台写生

在观景台写生

观景台晚上每天都挤满了来自各地、不同年龄,专业及非专业的摄影爱好者拍摄落日,我想只要是真实的,必然是感人的。

不冻河观景台

不冻河观景台

观景台拍日落

观景台拍日落

北方的云

北方的云

我每天作画是在与阿尔山的人及自然交流,发觉他们的独到之处。当我走进火山岩地表的落叶松林,感到的是那么亲切,那么可爱,在拥挤忙碌的世界上,有这样一种宁静,简直是一种享受。记得,俄罗斯一位文学家曾说过,艺术家应像热爱恋人那样热爱自己所表现的对象。今天我体会到了这句话的语境,一只松鼠在离我两米远的地方跳上了树干,发出了滋滋的声响。阳光从树缝中射到画板上,迫使我向前或向后,及时的让自己躲在阴影里。一片路过的云彩,洒下了一阵雨滴,我赶紧扣过画板,以保护画面不被淋湿。要尽量的选择向阳的低矮处作画,以躲避寒风的侵袭,不要在水面的下风口处作画,以避免湿气的侵蚀。我只有一天作画的最高纪录是5幅,通常在3幅到4幅,最少的是1幅。9月16日,正当我和两名学生准备奔赴野狼沟时,天上下起了雨夹雪,最低温度已降至零下四度,七天的时间,我完成了22幅素描,一幅松林的风景画创作已现出了雏形。

李爱国和学生刘汉山、王弛

李爱国和学生刘汉山、王弛

鹿鸣湖

鹿鸣湖

艰苦中得到快乐,是一种幸福。

这是森林吗?不是,这就是战场。要么荣誉而归,要么是失败者或可耻的逃兵!

山水画再也没有比仅画一片树更难的了,它是比武中的徒手格斗。我脑海里闪现的是希施金和列维坦。

夕阳下的不冻河

夕阳下的不冻河

写生时我总是喜欢穿迷彩服。一是它最容易融入普通的人群。二是袖口扎紧后可以防虫,三是它有七个兜可以分门别类的放置绘画工具,特别是最上面的两个兜手机放在其中可以小音量的播放节目,使电池能维持的更加持久。

上一篇
下一篇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400168631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info@chinanao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